長期靠“輸血”的煤電企業,扭虧之路該怎么走?

發布時間: 2020-11-23 13:59:23   來源:中國能源報  作者:盧彬

  核心閱讀

  許多清潔能源大省都面臨著為外省輸送清潔電力與本省煤電經營困難之間的矛盾,尤其到了冬季,清潔能源消納、供暖需求、熱電機組出力三者的矛盾更普遍存在于北方地區。煤電機組在保障供熱、供電、清潔能源消納的同時,電價持續走低,煤價居高不下,生存壓力巨大。

  “566元/噸。”11月18日,最新一期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報收,煤價較上一周又漲了1元/噸。煤價連續三周環比小幅上漲的背后,是566元/噸的動力煤報價較今年5月報出的最低價上漲40元/噸,創下今年新高。

  在煤電利用小時數同比降低、煤電售電價格整體走低,以及碳減排提速的背景下,動力煤價格持續回暖,煤電企業壓力陡增。對此,各地急需探索一條適合自身發展的煤電脫困和能源轉型之路。

  煤電扭虧是本“難念的經”

  來自成本、價格、電量的多重挑戰,使煤電企業經營陷入行業性困境。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9年火電行業整體虧損面超過50%,西北五省區煤電央企更因整體虧損嚴重、負債高企,在國資委主導下進行了整合。

  據業內知情人士透露,截至2018年底,甘肅19家煤電企業整體當年虧損25億元,其中4家企業資產負債率高于200%。隨著虧損態勢不斷蔓延,大部分煤電企業需要長期靠母公司“輸血”維持生存。

  “目前公用煤電企業生存已面臨較大的系統性風險,需要引起高度警惕并予以防范和化解。”甘肅某發電企業人士對記者表示,“甘肅有的電廠已因經營風險惡化,連續停產兩三年,當地一些工業企業生產運行的供熱、供汽等也因此受到影響。”

  作為典型的高比例新能源送端電網,甘肅電網外送電量占甘肅省發電量的1/4,省內新能源裝機占比達到42%,發電量占21%,新能源占比全國第二,僅次于青海。而為了平抑高比例新能源并網的波動,仍需一定規模的煤電機組保證供電安全。“國資委在西北五省區的資源整合,旨在減少煤電企業惡性競爭,是應對產能過剩的不得已措施。先讓煤電企業生存下去,再談未來的可持續發展。”上述人士表示。

  甘肅并非個例。許多清潔能源大省都面臨著為外省輸送清潔電力與本省煤電經營困難之間的矛盾,尤其到了冬季,清潔能源消納、供暖需求、熱電機組出力三者的矛盾更普遍存在于北方地區。煤電機組在保障供熱、供電、清潔能源消納的同時,電價持續走低,煤價居高不下,生存壓力巨大。

  “靠煤吃煤”思路需轉變

  煤電目前面臨的諸多困境,除改革帶來的陣痛外,也有自身原因。“發電集團‘跑馬圈地’時期,不上煤電項目是‘等死’,上了煤電項目是‘找死’。”某發電企業負責人表示,煤電過度建設造成的集體非理性競爭和產能過剩,仍值得反思。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級顧問韓文科更明確指出,“十四五”期間已經沒有煤電大幅增加的“窗口期”。“目前的煤電增量,主要來源于‘十三五’末一些輸電通道必要的煤電支撐項目。考慮到‘十四五’期間電力需求增幅可能將低于‘十三五’,清潔能源發電也將得到大力發展,煤電裝機增長將十分有限。”

  “山西正努力調整‘一煤獨大’的格局。著力調整電力結構,加強電網配套建設,合理布局外送通道建設,擴大晉電外送能力。同時,統籌推進電網協調發展,橫向構建風光水火多源互補,縱向打造源網荷儲協調、智慧高效耦合運行的智慧電網系統,推動能源互聯網新技術、新模式和新業態發展。預計‘十四五’期間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裝機占比達到40%左右,外送電能力達到5200萬千瓦左右。”山西省能源局一級調研員高道平表示。

  然而,華北電力大學教授袁家海指出,調研中發現,一些煤炭資源大省仍然抱持著以煤電及其他煤炭相關產業鏈為主導方向的傳統發展思路。

  “如果按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到2050年,沒有加裝CCUS設備的煤電機組可能已失去市場空間。而現在新建的煤電機組,其服役期限可能將延續到2060年以后,這與目前碳減排的中長期發展目標之間存在矛盾。”袁家海說,“按照目前的減排目標,2030年之后,高碳排放的煤電是否還有競爭力?受電省份是否還愿意接受?考慮到這些因素,地方有必要在經濟發展、能源轉型和應對氣候變化三者之間做好統籌,盡快推進能源清潔轉型。”

  碳減排迫使市場化建設提速

  中電聯原部門主任薛靜指出,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提出,將推動能源電力轉型發展以及電力市場機制的建設創新加速。

  “2021年碳交易市場建設很可能取得較大進展,這意味著碳資產的價值將在統一的市場中確定,煤價也將在全國層面形成產業鏈價格市場傳導。但目前,電力價格并非全國統一市場形成,如何設計各省及省間的電價特別是煤電電價機制,將成為電力市場建設需要思考和突破的問題。” 薛靜表示。

  2017年,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啟動,但初期交易主體僅包含發電企業。而根據生態環境部日前發布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征求意見稿)和《全國碳排放權登記交易結算管理辦法(試行)》(征求意見稿),石化、化工、建材、鋼鐵、有色、造紙、航空也將加快納入市場主體,碳交易市場也將走向平穩運行。

  “現在各省都在研究制定碳達峰、碳中和的規劃,但對于一些為其他地區承擔能源供應的省份,在探索清潔能源轉型的同時,減煤、減碳不能盲目。”薛靜直言,一些能源、資源輸出型地區可能無法單獨實現碳達峰和碳中和。

  “例如,山西的煤炭、電力不只屬于山西,還要供應全國其他省份,這是山西作為資源型省份必然的特點,需要從國家層面進行統籌考量。有些地區省份應該提前達峰,山西作為后援還要提供實現碳減排、碳中和目標過渡過程中電力安全和保證供應。當然,山西本身的能源消費還需要優化綠色結構、科技創新。” 薛靜指出。

  對此,韓文科認為,地方政府需要培養市場化視角。“對于煤、電大省,究竟是把煤賣出去還是把電賣出去更劃算,取決于市場的需求和輸送通道的建設、運行情況。而對于北方地區供暖問題,也不能單純依賴煤炭,可以嘗試探索可再生能源與供熱結合等方向,轉變傳統的思路。”

      關鍵詞: 煤電
評論
用戶名: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服務熱線:400-007-1585      在線投稿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中文中幕无码亚洲视频_国内自拍亚洲精品视频_日本一道高清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