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对发电企业的影响及对策

发布时间: 2020-04-15 15:09:16   来源:《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作者:闫睿颖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大了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虽然不会改变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但短期内的冲击不容忽视。从目前来看,在国内复工复产进度慢于预期,其他国家疫情加速蔓延的形势下,疫情影响需要深入评估。此次疫情也为我国电力行业发展提供了启示。

  对一季度宏观经济的影响

  2019年,我国经济在经历了中美经贸摩擦与逆周期调节政策之后,在年末艰难企稳,经济出现阶段性回暖。在经济学家还在进行2020年经济是“保六还是稳五”的探讨之时,新冠肺炎疫情的“黑天鹅”事件已在悄然酝酿。随着国内疫情在1月中旬的全面暴发,到现在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国家疫情防控升级,新冠肺炎疫情呈现全球大流行的趋势,中国一季度经济继续下行已无悬念。

  服务业和民营企业受影响较重

  第三产业对我国经济拉动作用近年来不断提高,在2019年占GDP比重已升至53.9%,疫情对GDP的影响通过服务业被进一步放大。由于新冠病毒传染性较强,各地防控措施极为严格,叠加春节时点因素,餐饮、旅游、电影、交通运输等行业冲击最大。

  就复工情况来看,国企和大型企业的恢复速度明显快于中小型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已分别占中国税收、GDP、创新、就业、企业总数的50%、60%、70%、80%、90%,重要性不可小觑。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从2020年1月25日(春节)起至2月21日,已有249家企业发布破产公告。在2月9~21日倒闭的100家企业中,注册资本在500~1000万之间的企业最多,占据30%。2月中下旬以来,国家宏观政策重点转向财政,包括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单位缴费,为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民营和小微企业提供专项信贷额度等,将一定程度上支持民营企业恢复正常运营,但帮扶力度仍有待观察。

  复工难复产,负面影响或致全球衰退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为防止疫情扩散,除去武汉等13个城市封城以外,大多数省份选择延迟复工复产、严格实施出行管控。虽然自2月以来,国内政策重心已由防控疫情逐渐向企业复工倾斜,各地区开始分层分级推动有序复工,但复工效率不及预期。由于地方隔离措施无法统一,返工人员明显不足、交通物流依然不畅、产业链上下游尚未匹配、口罩等防疫物资持续不足,因此地区公布的企业复工数据仅代表企业获得复工许可,产能实质上未得到充分利用,“复工难复产”问题依然严峻。真正的全面复工可能需要到3月中下旬甚至更晚,而服务业的复工进度更慢(注1)(见表1)。

  3月2日,经合组织(OECD)发布报告称,仅是中国工厂和企业开工不足的影响,就很可能使2020年的全球增长从2.9%降至2.4%,如果出现更持久、更密集的新型冠状病毒暴发,横扫亚太、欧洲和北美,全球经济增速可能会在2020年降至1.5%(注2)。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标准,全球经济增速在2.5%以下即为衰退。3月9日,全球资本货币市场接近全面崩盘,美股触发第一层熔断机制,恐慌程度接近金融危机时水平。中国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中下端,全球衰退不仅影响供应链接续,外需萎缩和市场恐慌亦将对中国经济造成冲击。

  重点分析对电力行业的影响

  第二和第三产业电力需求受损较重

  由于人员流动管制和物流限制,对劳动力和物资有密集需求的第二产业——制造业和建筑业受疫情影响较大,而第二产业贡献了中国2/3的电力需求。制造业和建筑业能否有序复工对中国电力需求增长极为关键。从表2可以看出,除连锁超市、连锁快餐复工达90%以上之外,其他主要行业复工率短期来看均不乐观。

  但长期来看,第二产业用电量可能在今年下半年有改观。例如,广东、浙江等省份纷纷加码了重点项目投资建设。广东将原有2020年省重点项目年度计划投资7000亿元提升至8000亿元,新增公共医疗设施、老旧小区改造、物资储备等补短板项目纳入省重点项目管理。浙江明确要调整政府性投资计划,新增安排铁路、公共卫生等100个左右省重点项目开工建设。以上皆对用电需求提升有补偿性提振作用(见图1)。

  第三产业包括公共服务、金融、零售、旅游等,贡献了中国16%的电力需求,2019年第三产业电力需求增长率达总需求增长率的近两倍。疫情对第三产业的影响更为直接和明显。据各行业统计报告,餐饮行业预计损失2100多亿元,线下批发零售预计一季度增速回落7~8个百分点,节后累计发送旅客量为去年春运同期的1/6,货运量增速预计下降5~6个百分点,娱乐业加旅游业损失预计4500亿元左右,同比下降6成。除居民用电由于长期居家可能保持增长之外,其余行业用电量的增长率都将有所下降(见图2)。

  中东部特别是沿海省份用电量下降较多

  分析各省的经济结构,第二、第三产业集中的省份受疫情影响最大,尤其是疫情较为严重的广东、浙江、江苏等地,用电量增速预计将大幅下滑。同时,这些省份在全国用电需求中占比较高,因此将对全国全社会用电量产生较大影响(见图3)。

  以江苏为例,2019年第二产业增加值占该省GDP比值为44.43%。截至2月28日,江苏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总数4.45万家,复工率达99%;复工人数603万人,已经复工人员占比达73%。但是从用电量上看,2月27日全省工业用电同比下降28.3%,如果按企业用电超过2019年12月日均电量30%为复工标准,复工企业数为42.3万家,仅占88.7万家用电企业的47.7%。2019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该省GDP比值为51.25%,在此次疫情中损失惨重。反映在电量上,江苏2月区域火电总发电量同比下降31.60%。

  湖北省的支柱行业是汽车制造、化工和钢铁,都是电力高需求行业,三峡发电站也位于该省。湖北省完全复工复产预计需要更长的时间,电力需求也将有大幅下降,但湖北省仅占全国用电量的3%,对全国全社会用电量产生影响有限。

  电力需求总预测

  基于2013年1月至2019年12月历史数据的线性拟合关系,工业增加值增速每下降1个百分点,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注3)增速下降10.99个百分点。目前主流观点认为,第一季度中国工业增加值比去年同期预计将下降近3个百分点,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预测同比将下降约32%。

  全年判断,考虑疫情逐渐在四月初趋向平稳,产业恢复将会呈现显著的差异化。一方面,制造业的逐步恢复相对较早,部分产业、企业可能会抢生产,因此工业用电量在二季度后有可能补偿性回升。另一方面,由于消费者的恐慌心理以及中小服务业企业的倒闭,短期内服务业得不到有效恢复,用电量需要较长时间才可回升。两者叠加,电力需求全年变化可能呈现乐观和悲观两种结果。疫情暴发之前中电联曾预测2020年电力需求增长率为4%~5%,预计乐观情形下最终实际增长率可能保持不变,悲观情形下最终增长率可能降至3.5%(注4)。

  对发电企业的提示

  发电企业经营压力将会逐步加大

  一方面,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煤炭企业复产复工仍处于延迟状态,少数煤矿以销售库存和保站台发运为主,在产煤矿也因人员短缺无法迅速释放产能。同时,煤炭运力尚未明显好转,一季度动力煤供应能力短期趋紧。

  另一方面,为支持企业复工复产,近期中央及地方、企业等多方出台政策,明确阶段性降低企业用电、用气、用水成本,降低企业负担。2月22日,国家发改委印发通知,明确自2月1日至6月30日,降低除高耗能行业用户外的其他企业用户用电价格5%,实施支持性两部制电价政策,以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各省区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此举将会导致电价的进一步下调,加之煤炭供应趋紧,国内发电企业将面对一定的利润压力。2月许多发电企业处于亏损边缘,预计3月发电量及利润情况将继续承压(见表3)。

  能源电力行业管理亟待进一步加强

  当前我国推行的能源应急管理主要侧重于能源行业内部,集中于安全生产。国家和区域层面缺乏能源行业应对重大公共危机事件的安全应急管理制度与办法。电力(电网)供应区域分割情况明显,不利于重大公共危机期间的电力跨省调度与保障。西煤东送的整体格局不利于短期内保障电煤持续供应。此次疫情提示,国家层面应尽快建立国家级能源预测预警系统与平台,提升预测和调度能力,加强燃料库存管理,保障特殊时期能源供需平衡和市场稳定。

  对于电力企业而言,一是要不折不扣贯彻中央关于抗击新冠疫情的各项部署要求,确保疫情期间电力稳定供应。同时,要深入研究落实国家发改委及各省区关于阶段性电价政策,精准稳妥地推进复工复产,确保完成全年各项目标任务。

  二是电力企业应继续关注国家相关政策和行业走向,加强市场经营形势研判,提高市场预测的灵敏度;抢抓补欠,力争将疫情对生产经营工作的影响降到最低;及时根据不可抗力条款调整基建相关安排,减少基建项目损失(注5)。

  三是要更科学地把控煤炭采购策略,制定重大公共危机期间的煤炭库存管理办法,在降低火电缺煤、电力供应紧缺风险的同时,维持合理库存(注6)。

  四是清洁能源发电受原料、人力波动影响小,发电优先级别高,受疫情等重大公共危机事件影响更小,因此传统火力发电企业应进一步丰富电源资产结构,提升弹性水平和承压能力。

  五是通过此次疫情,分布式能源系统对企业单位个体应对重大公共危机事件的优势作用更加凸显,电力企业应趁此东风,积极布局补充小微综合能源项目,继续向高品质综合能源供应商转型。

  注1:野村证券估计3月中旬,广义和侠义复工指数将分别升至81.3%和72%。大摩复工指数显示可能到4月初企业复工才能恢复正常。

  注2:经合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2020.3,〈OECD Economic Outlook,Interim Report March 2020: Coronavirus: the World Economy at Risk〉

  注3:“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常被用于跟踪工业生产情况,但该数据来源为浙电、上电、粤电、国电、大唐和华能六大集团旗下沿海电厂,因此实际为沿海电厂发电耗煤量。

  注4:来源: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 2020.02,〈Coronavirus Impact on China〉

  注5:2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明确:因疫情防控不能履行合同属不可抗力。

  注6:此次危机中,发电企业积极保障煤炭库存,叠加日耗煤量增速下降的影响,六大发电集团煤炭库存可用天数一直保持高位运行。

  本文刊载于《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20年3期,作者供职于国家能源集团国华电力研究中心

      关键词: 发电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服务热线:400-007-1585 投稿邮箱:yaoguisheng@chinapower.com.cn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稿件媒体合作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58689070

广告项目咨询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400-007-1585

投诉监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5486
中文中幕无码亚洲视频_国内自拍亚洲精品视频_日本一道高清一区二区三区